6章5节 注1
  关于奴仆与主人的关系,使徒首先劝勉奴仆,因为难处多是出在奴仆身上。
6章5节 注2
  恐惧是里面服事的动机,战兢是外面服事的态度。
6章5节 注3
  单纯,意在动机上纯洁,没有任何别的目的。
6章5节 注4
  在使徒时代,奴仆是他们的主人买来的,主人对他们有生杀之权。有些奴仆和主人,在召会中成了弟兄。他们在召会中既是弟兄,便是平等、没有分别的。(见西三11。)但在他们家中,那作奴仆的,仍该顺从那按肉身是主人的弟兄。
6章5节 注5
  直译,按肉身作主人的。
6章5节 注6
  奴仆与主人的关系,也表征我们与我们的主人基督的关系。我们该像奴仆,凭心中的单纯顺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