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章2节 注1
  这是指亚伯拉罕凭自己为神作事,就如他想要使神悦纳他努力的果子,(先是罗得,后是以利以谢,再后是夏甲所生的以实玛利,)作神应许的后裔。然而,亚伯拉罕得称义的结果,最终乃是停下他自己为神所作的,就是割除肉体的割礼所表征的。(11。)因此,割礼成为神对亚伯拉罕经常的题醒,叫他停下自己的作为,而凭在神里面的信活着。称义与肉体的行为和成就,完全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