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册.致安德鲁斯弟兄和史密斯姐妹的信
1.致H.N.史密斯姐妹的信
致J.N.安德鲁斯弟兄和H.N.史密斯姐妹的信
1.致H.N.史密斯姐妹的信
1860年6月于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
亲爱的哈里特姐妹:
我想今天早上我有责任向你倾诉我的心事。我们从西部回到家之后,你很清楚我们身上有一个负担。我们感到与一般的教会没有联合,便在家里过安息日。但我会回去的。去年秋天,当我们从东部过来的时候,我曾告诉雅各,我不能自由地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作见证,但他力劝我这样做。我继续这么做,但却使我自己心情沮丧;而当我在礼拜堂祷告时,我几乎没有自由,所以告诉我的丈夫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我不知道这一切的起因。我在乌利亚和你面前讲述或宣读一个异象时,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不愿意这样做,没有自由,感到一种奇怪的不满。{PH016 5.1}
我还在诺克斯维尔的时候,一些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得到了解释。在凯洛格弟兄家聚会的时候,主在诺克斯维尔指示我看到的整件事展现在我面前。我不可能想起来的一些事活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还在诺克斯维尔的时候蒙指示看见了巴特尔克里克的情况。我蒙指示看见了C.史密斯家的情况,又蒙指示回到他们没有听从的那些异象。然后我看到弗莱彻、乌利亚、你和其他人。那似乎是个关系链,带着不满的情绪,带着嫉妒和怀疑看着雅各和我。我蒙指示看到乌利亚和雅各彼此相隔甚远,并不团结。出版社里有黑暗。上帝的天使很忧伤,与那里的工作没什么关系。有一种秘密的不满,一切都在黑暗中进行,向我们隐瞒着。然后我看到了J.H.瓦格纳,以及他和乌利亚之间的通信。乌利亚给瓦格纳弟兄写信冤枉了雅各,瓦格纳弟兄则因没有开诚布公而亏待了雅各。如果瓦格纳弟兄对乌利亚说:“要是怀弟兄对你怀有的情绪是错误的,我更是这样;我对这些事的意见使他心情沉重;不要在这件事上苛责怀弟兄,因为我同样应该受责备,”那么事情原会变得不一样。可是他却没有把那件事做对,竟半途而废,所有的责难都落在了雅各身上,像其它许多事一样。上帝不同意这种不公正的行为。怀弟兄和瓦格纳弟兄的情绪虽然是有起因的,但他们的情绪太强烈了,他们的做法错在没有直接去找乌利亚并与他讨论问题。但是乌利亚和你的错误更大,你们在和雅各谈这件事之前,就把这事告诉了别人,并写信给沃肯。{PH016 5.2}
哈里特,我看到一种奇怪的工作过去数月一直在这里进行着。有人一直在彼此连手加强不信异象的心,因为一些人的错误受到了责备。我感到灵里被压碎,我受了虐待。在一场完全的改变发生之前,我在巴特尔克里克没有见证可作了。这比在罗彻斯特的作为更黑暗,而且肯定更糟;因为我看到他们有罗彻斯特的例子和现状在他们面前作警告。{PH016 6.1}
哈里特,我被带到过去,蒙指示看到主在帕里斯所赐的异象从未得到接受。人们依然认为怀弟兄把事情处理得太过坦率了,你在这件事上也不自由。根据我蒙指示看到的,怀弟兄处理得并不过分。必须叫人们看见、感受到并且承认对所作见证和异象的不满与敌对,否则他们就会受到错误的影响和魔鬼的试探。他们就会看似与我们联合,而当我们奉上帝的命令坦诚待人或发出督责时,他们就会想起过去的一切并开始同样的敌对行为,他们就更容易去同情那些错误的人,而不是同情正确的人。所有这一切都得让人们认识到并下彻底的工夫。在帕里斯存在的影响和情绪影响了你的判断力,还左右着你的思想。你已接受并怀有了那些意见,认为怀弟兄太刚硬太严厉了,要是一个人受到谴责或有清楚的事实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抱怨怀弟兄太严厉,而你却随时准备同情他们。在这一点上,你没有与上帝和祂的天使同工。上帝给祂的仆人一个负担,使他知道事情是不对的;他必须作一个率直的见证。这么做对他来说并不愉快。他很乐意推辞掉,但他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无论后果如何。那么我请问,谁值得同情呢?是那个感到有负担并且本着敬畏上帝的心履行自己职责的人呢,还是那个引起麻烦和负担从而使上帝的灵担忧的犯错的人呢?只要上帝有一班子民,只要祂有一个教会,祂就必有那些会大声喊叫,不可止息的人,他们会作祂的工具,责备自私和罪恶,不会避而不宣上帝的全部旨意,无论人们愿不愿意听。我看到一些人会起来反对率直的证言。它不符合他们的自然感受。他们宁愿人对他们说柔和的话,宁愿听到人呼喊说“平安了!”你会选择被奉承和爱抚。但这不是上帝指派给我们的工作。一些人一直在以嫉妒和猜疑注意着雅各,彼此交流意见和偏见,同时他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他们情绪的真实状态,他们在怀疑主所赐的信息。我看到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面前有一个大考验。我看到雅各必须当心他所倚赖或信任的人,因为他被巴特尔克里克的一些弟兄监视了,也被那些在出版社的人监视了,尤其是被你、乌利亚和弗莱彻监视了。我看到在帕里斯和罗彻斯特起了作用的不满的酵一直在这里起作用。主在帕里斯和罗彻斯特所赐的信息被怀疑了。我丈夫在那里所作率直的督责没有得到接受,他却被人视为刚硬严厉的了;然而我蒙指示看见,要是他作了一个更为温和的见证,他就应该遭到上帝的不悦。在帕里斯的那些人的情绪与上帝的灵和工作不一致,他们没有认识到他们自己和别人为要在上帝的工作中充任他们的职位就必须做出的牺牲和舍己。他们在受到责备时,非但不仔细省察自己的心和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让自我起来说:不能这样!他们谈论着他们认为怀弟兄严厉的事,相互同情,在他们的不信和不满中联系在一起。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和认识到他们走错了路,也没有认识到我们在帕里斯所受的痛苦,要是他们走对了路,我们本来不必在帕里斯受那么剧烈的痛苦。这一切都被记录下来了,并且要照著上天所看的,以真光显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乐于认为自己受到了过于严厉的对待。撒但在这件事上帮助了他们。天使们忧伤地离开了他们,他们就陷入大黑暗中了。他们拒绝了上帝所拣选的纠正他们的方法,他们辨别是非的能力就消失了。J.N.安德鲁斯弟兄同情他在帕里斯的朋友。他们的情绪和做法影响了他,他的判断和同情都被扭曲了,他就常常站在那些受到警告或责备的人一边,这非但没有解决困难,反而引起了麻烦。这一切都起因于他没有同情和影响那些他应该信任的人,并让那些不正确的人来承担和充分感受他们的负担,以便他们通过殷勤省察自己的做法来做严格和彻底的工作。帕里斯的事处于杂乱状态,全都准备好让撒但纠结成一个复杂的结以迎合他自己。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把它们排除在外,而是放下了门栓让撒但进来占据园地。当一切顺利进行的时候,源自帕里斯的过去的不满和困难就处于休眠状态;但是,当受到谴责时,同样的战争就开始了;认为怀弟兄错了,他很严厉,他过去在那里严厉,现在还是一样。嫉妒和仇恨的情绪起来了,而且因为他与异象是合一的,因为异象和他的见证是一致的,异象就受到了怀疑。撒但秘密行了事,先是在沃肯,然后是在巴特尔克里克,为要影响和颠覆上帝的工作。{PH016 7.1}
我蒙指示回顾过去,回到那些在帕里斯的人,尤其是安德鲁斯弟兄和史蒂文弟兄的家人被错误所困,多年完全被撒但欺骗的时候。他们在这个错误中遭受了痛苦,但他们永远也不会因此得到一点回报。他们若是一直乐于受教,按上帝所指定的方式接受亮光,原不会那么久被扣留在错误、狂热和黑暗中;而是会使自我屈服于上帝所赐的亮光。他们的感觉和印象对他们来说是充分的证据,而且他们不愿被纠正,直到他们被压倒,被迫承认上帝的能力,承认自己错了。上帝自从那时起已给了他们祂行事的确凿证据,和祂圣灵的奇妙表现。他们中屡次有人被上帝的能力击杀,当印象还在的时候,一切都好;然而当印象消磨掉的时候,同样的错误情绪又回来了,自我兴起了,因为他们没有在背后下彻底的工夫。我看到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过去下彻底的工夫。我被带到罗彻斯特,发现那里也存在着同样的猜疑和嫉妒,你的影响也是不好的,我看到在罗彻斯特和附近地区的事所处的状况使上帝愿意让我们就在我们离开的那个时候离开,我还看到J.N.安德鲁斯弟兄、你、乌利亚和其他人没有坦率地承认我们在那时候离开罗彻斯特是上帝特别的作为,尽管主已就此赐下了最确凿的证据,印证上帝全部的作为,这证据就是自从我们搬到巴特尔克里克以来,上帝已使出版社和圣工兴盛繁荣。可是却没有人直率地承认这是上帝特别的旨意。当上帝在这些事上指导和劝诫我们,以便祂的工作自由前进时,他们的情绪却与此作对。要是他们一直站在上帝的旨意中,他们原会与祂的工作和天使联合一致,但一些人却无知地对抗上帝的带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与恶天使联合起来反对上帝工作的前进和祂开放的天意的可怕处境。要是他们相信主就这些事所赐的指示,他们就不需要走到如此完全盲目的地步了。上帝的一切作为都必须得到承认,要在这些事上断然采取一个立场,否则撒但就会利用每一个机会丢进疑惑、建议和嫉妒,邪恶的酵就会继续起作用。必须除掉这酵。当上帝的手伸下来,将祂的百姓左右移动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他们承认祂的手,并坚定地采取立场认为上帝做了这事。罗彻斯特的情况应该是对所有受试探怀疑上帝教导或挑剔主藉着怀弟兄所赐直率证言之人的一个警告。上帝的天使不会本着怜悯在罗彻斯特上空盘旋。一个咒诅停留在那里,罗彻斯特和附近那些人的所有行为和残忍的工作都被记录下来了。关于这些事,撒但使你的头脑处在完全的黑暗中。上帝是轻慢不得的。祂的仆人们在竭尽全力从事圣工时,在罗彻斯特忍受了苦难和极度的痛苦。撒但和恶天使与他们交战,许多自称信奉现代真理的人竟与这些邪恶势力联合起来使他们灰心,造成原可避免的精神痛苦。他们是与黑暗势力同工的人。这一切都被如实地记录下来了。可是尽管有罗彻斯特及其现状的鉴戒,应该成为一个警告,同样的作为却一直在巴特尔克里克以一种秘密的、卑劣的、欺骗的方式进行着。曾在帕里斯和罗彻斯特存在的那种精神复兴了,没有保障或信心去希望更好的事情,除非藉着坦率地承认上帝的作为来把过去的事完全摆平了,即使这么做会将自我和自我的尊严撕成碎片。{PH016 10.1}
在这个地方有一种对率直证言的彻底反对,而且哈里特呀,谁也不像你反对得那么彻底,可是你却与上帝的工作有密切的关系,但你不断地反对和反抗那个已蒙主托付重担去在祂的圣工中进行责备、劝勉和管理的人。那位真实的见证者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的行为已使别人对雅各离心离德,使他们以错误的眼光看待他,使他显得令人痛苦烦恼,这已影响了许多人,可是你却忠实地向我们隐瞒了这一切。但我蒙指示看见,只要上帝还与这个教会和出版社有关系,祂的劝勉和直率的见证就不会止息。率直的证言必左右切割,教会将不得不受到切割和修整。上帝的计划之刀必经过他们,要是有人不愿忍受这直率的工作,他们就会被当作无用材料撇在一边,不适合用在上帝的事业或工作中的任何地方。哈里特,我蒙指示看见过去约翰在去了沃肯之后所居的立场。在那里出现的叛逆精神还没有死。相当多的人站在那个不确定的立场上,没有明确的立场,只有一点点现代真理的精神,对上帝的作为毫无感觉,在那里生根的叛乱种子很容易就会发芽。{PH016 12.1}
我看到约翰弟兄心里极其痛苦。撒但在他面前夸大许多事,他以一种错误的眼光向别人描绘帕里斯和罗彻斯特的事务。约翰弟兄几乎被逼疯了。在沃肯的访问很及时,上帝在那里以大能行了事。约翰确信上帝在行事,他竭力抗拒撒但的建议,与我们和上帝的工作团结在一起。他需要帮助。他受到了猛烈的打击,并作出了强劲的努力,将每一个歧见都踩在脚下,使他的思想在正确的渠道;不应在他的道路上投下不信的阴影。他在这件事上应该得到帮助。如果那些对约翰弟兄有影响的人发挥了他们所应该发挥的影响,就上帝的工作坚定地采取立场并站在其上,就会使约翰弟兄有力量,他也许还能完全自由。但他必须看到过去,并且认识到他所发挥的错误影响,才能得到自由;他的影响有利于仇敌的队伍。{PH016 13.1}
我看到他的家人脱不了干系。他们对雅各和过去发生的事情心怀不满。他们不会站在光里,直到他们通过承认自己反对上帝所赐给他们的证言的错误行为来擦净过去,并与上帝的工作联合。他们自己的自私情绪和观点直接挡着他们的道路。他们必须要么完全放弃自己的情绪,即使这会把他们完全撕碎,要么放弃异象。必有完全的联合或分裂。危机已经来到。即使那个出版社的每一个人都被撤职,也必须放弃与雅各和上帝所赐证言进行的战斗。哈里特呀,你过去数月的行径被展现在我面前。你有反对雅各的情绪;在出版社里若有劝勉或最轻微的责备,你都表现出那么多痛苦的情绪,你声称很害怕雅各,好像他是一个暴君似的。你受了欺骗,完全在魔鬼的欺骗之下行事,并且在雅各的事上欺骗了其他人。最小的建议或忠告都被解释成责备,你随时准备使自己情绪高涨,然后你那不和解的、强烈的、固执的、任性的情绪就表现为极大的痛苦,这对乌利亚产生了最糟糕的影响,完全有把他从雅各身边夺走的倾向,并使他认为他自己和你受到了虐待,其实那是撒但的欺骗。你这个本应帮助乌利亚并在他有重担或受考验时设法使他心情放松的人,却采取了一种刺激他思想的做法,使他陷入困惑,给他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这一切都是无缘无故的。你残酷地伤害和冤枉了雅各。你完全被仇敌控制了。我看到他在那个出版社忍受的痛苦是上帝不要他再受的。我看到要是你完全离开了出版社,原会比留下来发挥你所发挥的影响要好得多。{PH016 14.1}
我看到并没有按照本应有的谨慎行事,只选择那些彼此真诚、献身于上帝工作的人在出版社工作。{PH016 15.1}
你向我们隐瞒了你的真实情绪,却同情他人,对雅各的做法表示大为不满,并且得到了别人的同情。你表现出如此多的精神痛苦,唤起了别人的强烈同情,其实你的这种情绪毫无根据,只是那试探人的仇敌使你想象出来的。你的外表已经发挥了最坏的影响。如果你感到委屈,怀弟兄就是你应该去找的那个人,向他敞开心扉,然后你就会确信你的情绪来自偏见、误会和对他话语的误解。上帝对这些事不悦。像乌利亚、哈里特和雅各这样与祂的工作有如此密切联系的一群人竟会像你那样排外和遮遮掩掩。那些在出版社一起工作的人,心灵必须合一,每一个单独的利益都应该放在一边,他们应该对彼此有完全的信任,完全坦率,开诚布公。我看到必须这样。你的影响一直是反对这样的。我看到那个出版社里的事必须以完全不同的情绪并根据不同的原则前进,否则上帝就会把那个出版社中的一切都颠倒过来。哈里特,数月以来,你的感觉是错的,行动是错的,言语是错的,你被仇敌控制了。你可能称你的情绪是忧伤,但你并没有认识到你的状况。你有时表现出愤怒,你很自私。现代真理对你的影响很小,自私几乎与你所做的一切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这是你们一家的常情,也是上帝责备他们、他们却不承认的罪。你从来没有意识到它的本来面目。你的影响非但没有加强和帮助乌利亚,反而阻碍了他,并在他心中培植了你若献身给上帝就原本绝不会存在的情绪。你的影响、外表和行动已在错误的一边发挥的强烈影响正是主在两年前指示我看到你若不站在上帝的旨意中,献身于祂的服务,使你的判断被祂的灵圣化,就必有的样子。要是你听从了两年前赐给你和乌利亚的异象,你原会免除许多伤害;但你却忽视了那一切的亮光,选择了你自己对问题的看法,随意地以那些你不该信任的人为知己,却一直对我们遮遮掩掩,守口如瓶,我们才是你应该信任的人啊。这是最大的不公正。{PH016 15.2}
上帝已多次显明祂放在雅各身上的责任和重担。他很乐意摆脱它,要是他敢的话,他就会把它丢掉,但他害怕上帝的不悦。上帝已将他安置在出版社,但你们是怎么看待他的呢?你们看他是个入侵者,一个干涉与他毫不相关之事、把不属于他的东西据为己有的人。你们与上帝的灵或祂的工作或祂的教导有多少联合呢?祂的异象在你们的思想中没有任何分量。{PH016 17.1}
我蒙指示看见主会有一个精明的管理者在那个出版社;一个会责备人的人,一个不会对错误或粗心大意装聋作哑和麻木不仁的人。祂会有一个对错误敏感的人在出版社,这样的人敏于感受,觉得圣工是他的一部分,是他存在的一部分。乌利亚和你并没有像你们应该的那样感觉到这一点。当一句告诫甚至是劝勉的话与你们的情绪和想法相左时,你们非但不仔细察看并且看明原因何在,承认自己可能是错的,反而保持沉默,认为自己受了冤屈,认为怀弟兄是个挑剔、苛求、严厉的人。哈里特呀,无论你有没有意识到,那些情绪都来自一颗自私、不圣洁的心。怀弟兄并不完全。他情绪激昂的时候可能说得太强烈,要是你在任何时候感到受了伤害,都要本着信任向他敞开心扉;他会不遗余力地减轻你的思想负担。要是你和乌利亚在你们犯错误的时候能像他那样坦率地承认,现在就不会有麻烦了。{PH016 17.2}
我看到撒但利用了雅各那坦率的、把自己的心全部掏出来的态度,而你却以为他和你一样,把事情积攒起来,只字不提,如果他直言不讳地说了一句话,你就认为必有更多的来由,其实你隐瞒了一切,而他并没有将事情藏在心里。上帝并不赞许这种小气的、排他的、遮遮掩掩的性情。要是不圣洁的人被怀弟兄责备了,你就准备同情和信任他们。你糊弄了嘉莉,把自己和她联系在一起, 并强烈同情她。你因为你自己的黑暗而看不出她错了,或者她为什么不适合在出版社帮忙。这就是你从帕里斯带来的并在罗彻斯特运用过的那种情绪。你非但不信任那些全部兴趣都在上帝的工作和真理上的人,反而让你的爱和同情耗尽在不圣洁的人身上,并与他们联系在一起。你带着同样的精神去了沃肯,并在巴特尔克里克运用了同样的精神。你在过去有事情要摆平。你有一番工夫要下。在帕里斯的时候,你们加强了彼此的同情和联系。那里有一种从来没有死过的自私。那两个家庭没有深刻省察己心以便承认错误并下彻底的工夫。他们现在也有同样的情绪。他们藐视责备,藐视异象,看不见自己的光景,上帝的手重重地加在他们身上,他们却不承认是祂。哈里特、安德鲁斯弟兄和史蒂文弟兄的家人直接挡在约翰的路上。要是他们愿意,他们就能帮助他,但他们已太久没有正视自己,坦率地承认自己的错误,以至于被仇敌带进了迷雾之中,他们太久没有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我担心他们永远也不会采取立场帮助约翰了。他的头脑一直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不断地说出一些使他头脑兴奋不安的话,使他一直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PH016 18.1}
但我看到,他若不对上帝的教导采取坚定的立场,上帝的特别福气就不可能伴随着他的操劳。他在出版社搬迁的时候发挥的影响是在错误的一边。他加强了那些令上帝不悦之人的手。他使亨利·尼科尔斯对异象感到不安,而且亨利一直没有恢复。他在仇敌的队伍一边作工。他不知道自己出于怎样的精神。哈里特,主多年前指示我看到的那个链环从未被打破。有一种相互依附的关系,一种强烈的同情关系,与上帝的灵直接对立。你把你在帕里斯受到的那种影响带到了罗彻斯特,那种影响在巴特尔克里克又影响了你,你与乌利亚和上帝圣工的密切关系影响了他,他已有的情绪和印象,如果不是起源于帕里斯,本来是绝不会存在的,而且从帕里斯到巴特尔克里克有了一条完美的关系链。约翰的意见、他的立场和观点,以及你的感受和观点的影响,都被灌输给了乌利亚,直到他在一些上帝不赞成的事情上有了尊严。{PH016 19.1}
我蒙指示看到,在把过去洁净之前,今后不可能有更好的情况发生。因为如果问题得到部分解决,这些情绪、意见和观点就会再次出现。上帝的圣工处于危急的状态,现在若不下彻底的工夫,就会有另一扇门为撒但敞开,让他再次进来,带头处理事情以迎合他自己。在这项工作中,我们决不能在出版社与你有任何程度的联合,直到错误的联系和影响被打破,错位的连接和同情被割断,并且彻底承认上帝在过去的作为。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没有安全可言,也没有门闩可以把撒但挡在门外。难道上帝的工作要继续这样下去吗?你的情绪是苦毒怨恨的。我不敢把事情平息下来。时候已到,我们必须知道谁是在主的一边。上帝的圣工需要立即采取行动。那些现在不能忍受最小的忠诚考验的人,当龙的军队与那些遵守上帝的诫命和有耶稣的见证的人交战时,他们会怎么做呢?詹妮特和安吉琳的情绪还没有与上帝的工作联合一致。她们选择相信自己的道路和方式是正确的,而不是相信异象。然而时候不久就会来到,那时她们将被迫看到问题的真相,那时过去的一切将来不及补救了。我再说一次,从帕里斯到巴特尔克里克已有一个不满的完美链条。我看到你若是正确,就可以帮助上帝的圣工;但在你目前的状态下,以你的情绪来说,你只会是一个诅咒。{PH016 20.1}
在罗彻斯特的出版社有两种灵,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出版社也有两种灵,主已指示,责备的灵决不会在出版社消失。只要出版社存在,它就会住在那里。要是乌利亚和雅各在那个出版社里一起工作,他们的利益就是合一的,他们之间的屏障就必须被打破,他们必须完全合一,彼此信任,否则就根本不能一起工作。我看到你无缘无故地冤枉了雅各。上帝给了他一个位置,你却一直与之交战。两年前就给了乌利亚和你督责的证言。要把它再读一遍,看看你们是否听从了。我看到主的天意安排支持了雅各,但你的情绪却一直要把他扯下来。哈里特,愿主使你充分意识到你一直在扮演的角色。你自私的情绪会导致你把乌利亚从出版社里扯走,这样你就可以更加独占地享受他的陪伴,但这对你们两个来说都将是可怕的一步。{PH016 21.1}
我一直蒙指示看到自称完全相信异象却对见异象者吹毛求疵之人的错误和过失。他们本心的情绪起来反抗那些揭露了他们的错误和罪恶的异象。他们非但没有谦卑地承认自己错了,反而挑剔见异象的方式。他们采取的立场是认为异象部分是对的部分是错的,说我是从环境知道的,自以为是主在异象中显给我看的。难道上帝如此粗心大意地安置祂的工作,以致人能使之迎合自己的爱好,接受合自己意思的部分,拒绝另一部分吗?难道上帝会赐下异象纠正祂子民的错误,然后委托犯错的人去判断要接受或拒绝他所喜悦的哪个部分吗?要是持有这种看法,要是任由犯错的人在自己的暗昧中去将自己所喜悦的部分应用在自己身上,异象在教会中还有什么用呢?这不是上帝作工的方式。上帝若是藉一个人责备祂的子民,祂并不让受纠正的人去猜测事情,使信息在达到它所要纠正的人时被败坏。上帝赐下信息,然后就特别注意,不使它被败坏。{PH016 22.1}
异象要么是出于上帝的,要么是出于魔鬼的。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中间立场。上帝并不与撒但合作。那些持有这种立场的人不能持久。他们更进一步,认为上帝所使用的器具是一个骗子,是那女人耶洗别。要是在他们迈出第一步之后,就告诉他们不久他们就会对异象持有什么立场,他们就会愤慨地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然而撒但诱使他们蒙住眼睛,完全受骗,不知道自己情绪的真相,直到使他们陷入他的网罗中。一些人的严重罪恶受到了谴责,这些人与教会有亲密关系,教会相信他们是献身的、真诚的基督徒。受到责备的人起来反对异象,反驳异象的真实性,并且得到教会中一些人的同情。然而时间证明异象是正确的;事实也证实和坚固了那些异象。有时我没有什么勇气写信给我曾蒙指示看到他们情况的个人,因为那么多人以最深的苦恼情绪流着泪对待所写给他们的异象。他们把它撇在一边,有些人有一种漠不关心的情绪;有些人说:“我相信异象,但怀姐妹写的有错误。她听过这些事的报告,将之与她的异象混杂起来,以为她全看见了。”这何等的修整啊!撒但会诱导一些人在盲目中采取何等愚昧的立场啊,他们不愿意自卑,看到并且承认自己的错误。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撒但欢喜雀跃,因为他能诱导一些人自欺到相信他们是对的,其实上帝对他们的错误不悦。上帝看人不像人看人,而当祂显明犯错之人内心如何,那人却将祂的信息践踏在脚下,转身离开,说:这件事一定有错,我是对的,他们就像法利赛人重述他的善行:“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我都献上十分之一。我感谢上帝,我不像别人。”他们用自己的善行来安慰自己,于是撒但就引导他们进入取悦自己的思路。很多次我都想说,啊,我的灵魂,你能坚持这样的战争吗?然后我能再一次说:这场战争是耶和华的,要是我与祂同工,我们就必取得胜利。当主认为适合藉异象启示我时,我会被带到耶稣和天使面前,于是我对世上的事毫无所知。除了天使所指示的,我一概不知。他们经常指引我观看发生在地上的事。{PH016 22.2}
有时我会被带到以后的时日,看到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同样的,我也会被领观看过去曾发生的事。出了异象之后,我不能马上记起所有受启示的事件,也不非常清楚它们的过程,但当我下笔时,我在异象中所见的景象,便一一呈现我面前,使我能自由地写下来。有时,我一出了异象,便会忘了所见的事物,无法加以回忆,直到身处异象中的环境时,那些异象就会历历在目。我在述说和写下异象的事上,和见异象一样,完全依靠主的灵的带领。我不可能想起所见的异象,除非主在祂喜悦让我叙述异象的时间和场合将祂指示我看到的事带到我面前。{PH016 24.1}
怀爱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