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册.关于一般工作,特别是出版工作,以及机构间关系的证言
4.致总会委员会和《评论与通讯》与太平洋出版社的出版委员会
4.致总会委员会和《评论与通讯》与太平洋出版社的出版委员会
1894年4月8日于格兰维尔,威廉大街
亲爱的弟兄们:
我要对你们说一些劝勉的话。我收到了C.H.琼斯弟兄一封信,提到在出版我们的期刊方面打算做的一些改变,就这些事问了一些问题。其中一个是:“我们的期刊应该合并成一份报纸或杂志吗?”琼斯弟兄又进一步说:“有人建议把《评论与通讯》、《家庭布道》和《安息日学工人》合成一份,作为我们教会的正规报刊。将《评论与通迅》扩大为32页,分成各个部分,包括各方面的工作。所有这三份报刊都是特别为我们自己的人办的,我不确定这种合并能否奏效。一些人认为还可以把《青年导报》和《小朋友》也合并到我们教会的那份报刊中。又有人建议把《时兆》和《美国哨兵》合成一份传道先驱报。”{PH150 18.1}
我看不到将我们所有的期刊都合并在一份报纸或杂志上的策略有什么智慧。我们的每一种期刊都有自己的地位,要做一项具体的工作。我们的弟兄们应当询问,这项工作的必要性和它的目的改变了吗?如果你们这么认为,那又是为什么呢?……{PH150 19.1}
现在是特别危险的时期。在1890年和1891年,主让我看到威胁圣工的危险。这是由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里的一个集团造成的。策划者们看为十分聪明的种种建议将要被采纳。他们指望结成一个集团,让巴特尔克里克像罗马一样成为工作的首脑,让那里的出版社吞并本会一切出版部门。这不是上帝的智慧,而是人的智慧。这些问题曾以不同的形式屡次出现。然而这种合并的策略若被采纳了,就会损害圣工。上帝希望祂的工作坚定稳固地发展,然而任何一个部门都不可干涉或兼并同一伟大圣工的其它部门。在过去年间,上帝多次惠然赐我这方面的特殊亮光。我蒙指示:小刊物和大刊物一样,要从出版社印出来,像秋天的落叶那样散出来,满足圣工发展的需要。{PH150 19.2}
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的工人们若是行事为人符合上帝已经赐给他们的亮光,出版社就会具有神圣的证书。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若是在他们的设计和计划中将自私交织在工作,上帝的嘉许就会撤回。凡参与上帝圣工的人都应当按照上帝之道的亮光考虑自己的属灵状况。他们有没有虔诚地考虑这事,以致不用上帝已经责备的做法来滋养一条自私的血脉呢?他们有没有学会倚靠效能全备的主呢?{PH150 20.1}
我有很多话要说,但却没有多少时间为这个月的邮件写作和预备材料。我希望这事得到清楚的理解,不管怎样,我对合并出版工作、把应该保持独立的机构合成一个毫无信心。将《时兆》和《美国哨兵》合在一起不会符合上帝的命令。它们各自都有其独特的工作要做。《时兆》是一份先锋期刊,要做一项特别的工作。{PH150 20.2}
出版工作以基督曾用过的葡萄树的比喻呈现在我面前。像葡萄树的枝子一样,在这项大工的不同部门中应当有多样化的统一。这是上帝的计划,是贯穿整个宇宙的原则。在上帝智慧的安排中,存在多样性。可是祂把各部门工作联系起来,使之合谐一致地实行祂的大计划,推广有关上帝和祂所差来之耶稣基督的知识。表面上看来不论多么不一样,但是工作是一个伟大的整体,带有无穷智慧的印记。上帝和基督原为一。基督与祂的门徒也是合而为一的。我们在基督里面,基督在上帝里面。上帝希望祂的工作完全和谐毫无嫌隙地推进。耶稣说过:“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约15:5)。枝子多而多样,但所有的枝子都在主干上结合在一起,而每一枝子虽然是分开的,但都是从葡萄树的主干汲取营养的。“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耶稣基督在上帝里面,是无限智慧、力量和效能的伟大杰作,所有的多样性都来源于祂。每一个枝条都承担着自己的果实负担,所有的枝条一起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一个完整美丽的统一体。这就是符合主命令的和谐。{PH150 20.3}
主一直赐给我警告,在太平洋海岸的出版社不应在思想、言语或行为上贬低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出版社,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出版社也不应该以猜忌和嫉妒的眼光看待主已建在太平洋海岸的机构。巴特尔克里克应该仔细考虑这些计划,以免在任何情况下妨碍奥克兰的工作。但嫉妒的偶像早已设立,并且惹起了嫉妒,这使上帝的灵担忧。{PH150 21.1}
我对这两个机构的情况是熟悉的,因为我们夫妇当年曾带头创立了他们并将之推进。主对于如何办这两个机构曾赐下特别的指示。我并没有对那些被算为相信真理的人隐瞒这些原则。{PH150 22.1}
我蒙指示,这项工作开始的时候就像一股很细的溪流。先知以西结曾见过这个表号,“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请看《以西结书》47章。注意第八节:“他对我说,这水往东方流去,必下到亚拉巴,直到海,所发出来的水,必流入盐海,使水变甜。”我见到这项工作中要向东,向北,向众海岛,向全地发展。随着工作的发展,将会有庞大而活泼的事业交由人来经营。这项工作不可集中在任何一个地方,甚至是巴特尔克里克。人的智慧会认为在已经具备影响和特色的地方建立机构更方便一些。在这方面人们已犯下了错误。这样,个人和个人责任心就受到了压抑和削弱。工作是属于主的。力量和效能不能全都集中在任何一个地方。{PH150 22.2}
(签名)怀爱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