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867年
《评论与通讯》​1867年
《评论与通讯》
THE REVIEW AND HERALD
1867年3月26日
承认
我于1865年12月25日在罗彻斯特所见的异象中,蒙指示看见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在拍照的事上做的太过分了;花在多拍照片上的钱比丢失了还糟糕。这些钱原应该投进上帝的圣工中。我蒙指示看见我们在花钱拍照上是做错了。{RH March 26, 1867, par. 1}
我们承认我们的错误。我们深感懊悔自己曾同意坐下来照相。多年来,我都不愿同意拍照,尽管有人请求我这么做。多少次我都希望我们能保持坚定。但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要承认我们的错误并请求上帝饶恕我们,也恳求弟兄姐妹饶恕我们。{RH March 26, 1867, par. 2}
怀爱伦
1867年10月8日
问答
史密斯弟兄:我接到了威斯康星州和伊利诺斯州区会委员会的以下提问。现分别作答。提问和答复可以发表在同一期《评论与通讯》上,以方便威斯康星州和伊利诺斯州区会弟兄姐妹和所有其他希望了解有关事实的人受益。{RH October 8, 1867, par. 1}
问题一
你是在访问纽约州的丹斯维尔保健院之前得到关于健康改良的异象的呢,还是在你阅读了论述这个问题的著作之前呢?{RH October 8, 1867, par. 2}
答复
是1863年6月6日在密歇根州奥西戈的A.希利亚德弟兄家里,健康改良的大题目在异象中展现在我面前。我没有访问丹斯维尔,直到1864年8月,就是在我得到那个异象十四个月之后。我没有读过任何关于健康的作品,直到我写了《属灵的恩赐》卷三和卷四,《对母亲们的呼吁》,并且在六册《如何生活》中概述了我六篇文章的大部分内容。我不知道纽约州的丹斯维尔出版过《生命律》这种报纸。我在得到上述异象的时候,并没听说过J.C.杰克逊医生所著几本论健康的书,和丹斯维尔的其它书刊。我不知道有这种作品存在,直到1863年9月,当时在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我丈夫看到他们在J.V.希姆斯长老出版的一份名为《先知之声》的期刊上作了广告。我丈夫从丹斯维尔订购了那些作品且在缅因州的托普瑟姆收到了。他的事情使他没有时间细读那些作品,而我决定在写出我的异象之前不去阅读它们,那些书仍旧包着未动。我在密歇根州、新英格兰和纽约州工作、向朋友们介绍健康的问题,并且发言反对药物和肉食,支持水、清洁的空气和适当的饮食时,得到的答复往往是:“你说得跟卓尔医生、杰克逊医生及其他人所著的《生命律》及其它书刊所教导的观点很相近。你读过那份报纸和那些著作吗?”我的回答是没读过,我在完全写出我的异象之前,也不会去读,免得有人说我关于健康改良的亮光是从医生领受,而不是从主领受的。我在为《如何生活》写了六篇文章之后,便开始查考论卫生的不同书籍,并且惊讶地发现它们跟主所启示给我的内容很是近乎一致。为了表明这种一致,也为了把有才能的作者们所出版的内容摆在我的弟兄姐妹们面前,我决定出版《如何生活》一书,其中大量摘录了上述作品中的内容。{RH October 8, 1867, par. 3}
问题二
姐妹们在着装上使她们的服装距地面9英寸(约23厘米)的做法岂不是与第11辑《证言》相抵触吗?证言说衣服的底边应该低于女士高帮靴的顶端。不是也与第10辑证言相抵触吗?那里说衣服的底边应该距街上的污秽一到两英寸而不用手提着。{RH October 8, 1867, par. 4}
答复
从衣服底部到地板的适当距离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我也没有蒙指示看到女士高帮靴;但在异象中有三群女人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如下所述:{RH October 8, 1867, par. 5}
第一群人服装的长度是时髦的,增加了四肢的负担,妨碍了走路,拖在地上,收集地上的污秽。这种服装的恶果,我已充分论述过了。这等人是时尚的奴隶,显得衰弱而憔悴。{RH October 8, 1867, par. 6}
在我面前经过的第二群人,她们的服装在许多方面是对的。四肢得到了很好的遮盖,摆脱了时尚暴君所加给第一等人的重担;但趋向了短装的极端,引起了正人君子的厌恶和偏见,大大损害了她们自己的感化力。许多在“我们的家”纽约州的丹斯维尔的人都教导和带有这种“美国装束”的款式和影响。它的长度不及膝部。不用说,我蒙指示看到的这种服装款式太短了。{RH October 8, 1867, par. 7}
第三等人满面春风,步履轻快地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就如我所描述过的那样,是适中、端庄,合乎健康的。它在任何情况下距离街道和人行道上的污秽都有几英寸,例如上下台阶等等。{RH October 8, 1867, par. 8}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服装的长度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我也没有蒙指示看到女士靴。在此我愿声明:虽然我把这些异象写下来是靠着主的灵,正如我接受这些异象是靠着主的灵一样,但是我用来描述所见之异象的话乃是我自己的。除了天使亲口对我所说的话以外。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我总是加上引号。当我写服装的题目时,那三群人重新映入我的脑海,就如我见异象时所看到的一样。然而我是尽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话来描写合宜之服装的长度的,说明衣服的底部应当接近女士靴顶,要想在前述情况不沾染街上的污秽,就必须这样。{RH October 8, 1867, par. 9}
我穿上了这种服装,长度接近我所看到的和我照自己的判断所描述的。我在密歇根州北部的姐妹们也采纳了这种服装。及至英寸问题提出来为要使各地得到统一的长度时,就制定了一个规则,就是我们的服装长度要距地面八到十英寸。其中有些服装比我蒙指示看到样子的略长一点儿,而有些则略短一点儿。{RH October 8, 1867, par. 10}
从园地各处给我寄来了许多信,询问我蒙指示看到的服装的长度。既然看到那个规定的长度被应用于一些服装距地面的距离,既然完全满意于9英寸最接近我蒙指示看到的那些样本,我就在第12辑证言里给出9英寸作为就统一性来说非常理想的长度。如果有人说女士靴没有9英寸高,我就要说,我穿的靴子有8英寸高,我若像在异象中在我面前经过的那些穿着得体的人一样露着靴子在我的姐妹们面前行走时,她们不会看到我靴子的顶部。{RH October 8, 1867, par. 11}
问题三
在第11辑证言中,你说:“我抱歉让大家注意服装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自称相信证言的姐妹中,就服装改良迈出第一步的姐妹不到二十分之一。”在写第11辑证言之前,你穿改良服装多久了呢?{RH October 8, 1867, par. 12}
答复
1865年9月,我和我生病的丈夫访问丹斯维尔的时候,我穿上了改良服装。我现在穿的还是同样长度,我很清楚它并不是“美国服装。”我从那时起一直穿着这种款式的服装,除了在聚会时、在乡村和城市拥挤的街道上和在访问远方亲戚的时候。自从我于1867年1月开始写第11辑证言,我就只穿改良服装了。我之所以采取这种做法,原因如下:{RH October 8, 1867, par. 13}
1.我为一般用途而穿着改良服装两年多了,因为我已看到它是一种方便、端庄、有益健康的服装款式,在上帝的天意安排中,会最终为我们的人所采纳,因为健康改良应该作领头羊。{RH October 8, 1867, par. 14}
2. 我有责任避免引起对这种服装的偏见,我若穿它,偏见会使人拒绝我的见证,直到我将这事摆在人们面前,并且按照事件的先后顺序,到了普遍采用它的时候。{RH October 8, 1867, par. 15}
3. 服装改良是构成健康方面伟大改革的小事情之一,原本决不应该被敦促为得救所必需的一个考验性真理。上帝的计划原是在适当的时间,在适当的场合,应当由适当的人阐明服装改良的种种益处为一种福气,建议统一,并采取一致行动。{RH October 8, 1867, par. 16}
4. 争端来得太快了。那些反对改良服装同时却自称充分相信我的证言的人们迫使我们捍卫改良服装。当保健院在巴特尔克里克开张,女病人也照医生的指示采纳了改良服装时,反对就来了,主要来自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弟兄们。医生们既完全相信我的证言,就对他们说他们为病人推荐的服装款式与我所见到的我们的人会采纳的服装款式是一样的。于是就来了一般质询,一些自称最坚定地支持证言的人竟起了一种奇怪的盲目苦毒的反对精神。一般质询散布各处,在1866年秋天和冬天,从四面八方都有人来信询问我所见到的,要求立刻答复。因此我决定赶紧写出第11辑证言。我们于1866年12月21日访问了密歇根州的赖特教会,并与他们同工六个星期。我在那里写了第11辑证言的大部分内容。头两个安息日和第一日我穿着我的长装向人们讲了话。然而当我充分把这事摆在人们面前而没有引起他们的偏见时,我便穿上了我现在这个款式的服装,那个教会的许多姐妹立刻就采用了。自从那时以来我一直穿着这种款式的服装。在格林维尔、奥尔良、奥兰治、温莎、布什内尔、格林布什、蒙特利和伊萨卡,我在讨论健康改良的大主题时,提到服装改良是构成大整体的最不重要的问题之一。我与这些教会的亲爱姐妹们没有发生过不快乐的冲突。我向她们提出了这种新的不流行的服装款式的要求,同时给她们树立了一个榜样。她们接受了我的见证,并且根据原则效法了我的榜样,而不是被催促的结果。那些因盲目反对而过早地带来争端,引起混乱和偏见的人,特别是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必须与上帝和弟兄们解决这个问题。我在这件事上是清白的,尽我所能地捍卫了真理,努力使我们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免于混乱。{RH October 8, 1867, par. 17}
问题四
弟兄姐妹们岂不是在健康改良上有采取极端观点的危险吗?{RH October 8, 1867, par. 18}
答复
在所有激动人心的改革中都可以预期这种危险。我们的传道者和《评论》对这个问题表现出的热衷,和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给出适当的警告就无限制地、搅动人心地要求大笔金钱,已经给许多人留下的印象是健康改革是最需要他们关注的事,而一些还需受教知道公义的基本原则的人,已经不适时地催促人进行健康改革,从而使人反感。上帝的计划是由那些适合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慎重地、认真地阐明健康改良,然后留给人们去解决他们与上帝和自己灵魂的问题。那些在各方面都有资格教导健康改良的人有责任使人们相信并顺从,而所有其他人都应该保持沉默并接受教导。{RH October 8, 1867, par. 19}
问题五
岂不是有在别人准备好接受之前就敦促他们进行健康改良的危险吗?{RH October 8, 1867, par. 20}
答复
的确有。在服装问题上尤其如此。当我们最初接受第三道信息时,主有许多事要告诉我们,但我们当时不是都听得了。祂便用一只温柔的手和温柔的关怀逐步引导我们,直到我们在健康上实现了改良。当年轻的门徒们学到了我们直到推行这种改革时才学到的东西时,也要将这一点谨慎地摆在他们面前。{RH October 8, 1867, par. 21}
问题六
你上次的异象是在1865年12月赐下的。许多人询问:“如果这些异象对教会来说如此重要,为什么过了那么久才提出健康改良的问题呢?”{RH October 8, 1867, par. 22}
答复
我在1865年见到上次的异象之前,就已相当充分地讲论过健康问题。我上次的异象主要与一些个人的情况有关。自从那时以来,我已写了数千页个人证言,是我们大部分人一无所知的。我已写过数百封信说到要建一个保健院,这是更多的人所不知道的。在我自己的家庭里,由于生病,我一直被忧愁、劳苦和悲伤压迫着。然而我在最不利的情况下做了许多工作来进一步提出这个问题。在这一点上,尤其在服装问题上,也许我已经做得像主希望我的那样快。我提出健康改良的速度肯定比提出这个问题的一些人准备接受它的速度快。{RH October 8, 1867, par. 23}
问题七
我们能从您在支持消遣的证言中所说的话中了解到,您认可诸如国际象棋、跳棋、猜字谜、双陆棋、猎哨和捉迷藏这些虚妄的娱乐活动吗?{RH October 8, 1867, par. 24}
在这个区会普遍有人说你对在巴特尔克里克的保健院中一直实行的娱乐活动感兴趣,你玩跳棋,到各地拜访弟兄们时,还随身携带一个棋盘。{RH October 8, 1867, par. 25}
[以撒·桑伯恩]
[H. C. 布兰查德] 区会
[R. F.安德鲁斯]委员会
答复
自从我在十二岁声称跟从基督以来,我从未参加过上面提到的那些简单的游戏和娱乐活动。我也没有在任何时候以我的影响去支持那些活动。我不知道怎么下跳棋、象棋、双陆棋,狐狸和鹅,或诸如此类的东西。我曾说过赞成消遣,但我始终对巴特尔克里克的保健院引进的娱乐活动表示极大的怀疑,并且通过与医生、主任及其他人交谈和许多信函表达了我的反对意见。{RH October 8, 1867, par. 26}
在第12辑证言的第24-26页,我曾说过“基督徒的消遣,”如下:{RH October 8, 1867, par. 27}
“我蒙指示看到遵守安息日的人作为一班子民操劳过度,不让自己有所调剂或稍事休息。从事体力劳动的人需要消遣,那些主要从事脑力劳动的人更需要消遣。{RH October 8, 1867, par. 28}
“我蒙指示看到连续工作而过分疲劳,即使是在从事宗教事业,对于我们的得救和上帝的荣耀也是不必要的。有一些娱乐,像跳舞、打纸牌、下象棋跳棋等是我们不赞成的。因为它们都是上天所认为有害的。这些娱乐为很大的罪恶打开了门户。它们非但无益,而且有一种刺激性的影响,在一些人心中引起癖好,导致赌博和放荡的事。所有如此的玩乐都是为基督徒所应该禁止的,并且应以完全无害的消遣来代替。{RH October 8, 1867, par. 29}
“我看到我们不应该模仿世人的方式来度假,但是又不能毫不在意地度过,以致给孩子们带来不愉快。在假期中,孩子们既然有受罪恶影响的危险,并因世俗的娱乐和兴奋而遭败坏,父母们就当研究并安排一些事物来代替这些危险的娱乐,让孩子们知道你是关心他们的最佳利益和幸福的。{RH October 8, 1867, par. 30}
“住在一个城市或村镇的几个家庭可以联合起来,离开使他们身心疲劳的居所而去乡下旅行,到美丽的湖畔或森林间。在那儿大自然的风景是美丽的。他们应当为自己预备一些简单而卫生的食物,以及一些美好的水果和谷物,并在树荫下或露天铺张他们的桌子。旅行、运动、以及美景都会促进食欲,致使他们可以享受连君王都羡慕的美筵。{RH October 8, 1867, par. 31}
“在这样的场合中,父母和子女们都必感到摆脱了忧虑、操劳和烦恼。父母们应使自己也成为孩童,与儿女在一起,并尽量在各样事上使他们快乐。他们要整天时间都用来休养。户外活动对于那些在室内工作和惯于久坐的人是有益于健康的。凡能够作到的人都应当以此为当行的本分。这样做必多多获益而万无一失。他们能够带着新活力和勇气回到工作岗位上去,热情地从事他们的工作,而且他们还增加了抵抗疾病的能力。”{RH October 8, 1867, par. 32}
我要在这里给出摘自第12辑证言第77-79页的内容,论到虚妄的娱乐:{RH October 8, 1867, par. 33}
“在巴特尔克里克保健院工作的人,应该认识到自己是在从事一项重要而严肃的工作。在宗教和娱乐问题上,他们决不应当效法在丹斯维尔的那个机构的医生。可是我看到了在许多事情上效法他们而看不到这项大工高尚性质的危险。如果保健院的工作人员不再以崇高的宗教立场看待自己的工作,从现代真理的高尚原则下来,而效法那些治疗病只为恢复健康的医疗机构负责人员的理论和作法,上帝的特别福气就不会临上我们的机构,就如不降在那些教导和实行败坏理论的机构那样。”{RH October 8, 1867, par. 34}
“我蒙指示,看到杰克逊医生在娱乐方面的立场是错误的。他关于身体锻炼的见解也不完全正确。他所提倡的娱乐在许多情况下妨碍了所要帮助之人的康复。杰克逊医生竭力反对让病人参加体力活动,而他的教导在许多情况下已证明给病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像打牌、象棋和跳棋之类的智力活动会刺激大脑、使之疲倦,妨碍康复;而轻松愉快的体力劳动则能充实光阴,改善循环,放松并恢复大脑,证明对健康有明显的益处。若是不让病人参加所有这种活动,病人就会变得不安,产生病态的想象,看自己的情形比实际要严重得多,且容易变得痴呆。{RH October 8, 1867, par. 35}
“多年以来,我时常蒙指示:应该教育病人,为康复而停止一切体力劳动是不对的。这样做会使意志休眠,血液流经身体系统的速度就会减慢,变得越来越不清洁。病人如果把自己的病情想象得比实际要严重,从而中止活动,就会造成最不幸的结果。有规律的劳动会使病人觉得自己在世上并非全无用处,至少还有些益处。这会给他带来满足、勇气和活力。这是虚妄的娱乐活动所不可能达到的。”{RH October 8, 1867, par. 36}
我已照环境所许可的充分回答了这些问题。如果别的弟兄还有类似的问题要问,我在能找到时间的时候也会乐意回答他们。{RH October 8, 1867, par. 37}
爱荷华州派勒特格罗夫
1867年9月26日
怀爱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