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吴斌事件和道德饥饿症

作者:陈竟伟教师 丨 来源:麦田网 丨 发布时间:2012-08-18

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驶。司机全神贯注。

“嘭”的一声巨响,一块硬物以飞快的速度穿透大巴车前方挡风玻璃,击中驾驶员的胸腹部,他忍着剧痛马上踩下刹车,拉稳挂档,汽车缓缓停在路边……

这是发生在 529日的一起惨剧。几天后,48岁的驾驶员吴斌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离开世界。

随后,吴斌赢得了“最美司机”的称号,甚至被评为“烈士”、“英雄”。据说他出殡那天,杭州全城空巷送他最后一程。

对吴斌本人,我不甚了解,所以没有资格发表什么意见。如果不是出现这次突发事件,他很可能与我辈一样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到退休,与我辈一样默默无闻最终淡出所有人的视线,一生不奢望跟市长大人打个照面过完平平淡淡的一生。

然而,当我仔细观看那个据说“令人感动”的视频时,首先产生的不是感动,而是惨痛。之所以惨痛,是因为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在自以为平安稳妥时,灾难忽然临到,让人措手不及。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不仅仅对逝者是何等的残酷,对吴斌的家人来说,更是难于言表的悲痛。

同样作为一个人夫,作为一个人父,作为一个人子,我对吴斌本人和家庭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

但说到感动,似乎还有一段距离。这不是我铁石心肠之故,因为提到感动,必须事先得有一个高尚利他的动机,甘心乐意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在所不辞。

那我们可以猜想一下,吴斌在灾难突然临到的一分多钟时间里,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想到“八荣八耻”,绝不能翻车?想到“三个代表”,必须把握方向盘?想到《公民道德实施纲要》,绝对地必须踩准刹车?想到其他24位乘客的生命,必须不出事故?想到为了让长运公司的财产免受损失,必须把车停好?想到为了让保险公司避免巨额赔付,我吴斌豁出去了?

这使我想起小时候看“红片”,经常看到一个十分令人“感动”的情节:解放军战士被炮弹炸得稀巴烂,血差不多流干了还是死不掉。只有等到指导员来了,战士很费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入党申请书交给指导员,听到指导员很严正地说:我代表党批准你的申请,战士才含笑闭上眼睛,否则死不幂目!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杭州市某领导去慰问吴斌家人时说:“吴斌是爱党、爱人民的……”这真是哪儿跟哪儿的事?道德一旦政治化,比踩了大便还恶心!

吴斌在巨大的外力冲击下,肋骨多根骨折,四分之三的肝脏破裂,这样的疼痛是无与伦比的。人在这样的病情状况下,还能产生如此高尚的思维活动,恐怕全世界只有从小接受崇高政治思想教育的中国人民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应了毛先生一句话: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一次,我得了重感冒,体温达38.7°C,头象裂开一样,大热天盖着厚厚的被子没有洗澡,身上的汗臭味驱走了妻子儿子,却引来了无数的蚊子。可以好无虚伪地说,你这时候把金钱、名利、文凭、地位都给我,根本比不上体温恢复37°C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遇到这样的突发事件,当时吴斌的头脑一定一片空白,绝对不会有想交入党申请书的冲动,绝对没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豪迈,绝对不会产生“解放全人类”的伟大斗志。

但司机长期强化操作训练使他很自然地完成一系列的制动动作,这是一名司机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底线。我有理由相信,只要不是吸毒过量,就是司机李斌、赵斌、陈斌、张斌等遇到类似的事,也会作出吴斌同样的动作。就像不杀人、不放火、不偷盗,是每一个人类必须的道德底线一样,毋须拔高什么的。

一旦一个社会把人类活动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行为视为稀罕之物,并冠于“最美”的荣誉而大肆宣传时,那只有一个证明:整个社会的道德已经处于一个让人不敢恭维的状态。

文章最后,我想起上中学时的一篇课文《芋老人传》。说到一位穷书生上京赶考,好几天没进食,乡村一位老人收留了他,并给他一碗芋头汤充饥。

后来,这位书生中举当了大官,吃腻了山珍海味,才回想起自己多年前赶考的那碗芋头汤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美味!

于是,他带着随从造访老人,要老人为他烧一碗当年的芋头汤。汤烧了,他也吃了,摇摇头,吃不出当年的味道,很失望。

老人笑着说:“人在饥饿时,会发现任何可吃的东西都是最好吃的,不是芋头汤本身有多好吃。”

同样,一个社会道德滑坡到连底线都不保的情况下,任何有利于公众的份内事,都是最美的。

平凡人吴斌,愿你一路走好,安息吧!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