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贼喊抓贼——无神论闹剧

作者:陈竟伟教师 丨 来源:麦田网 丨 发布时间:2011-10-11
无神论者通常也自称为“科学”的“辩证唯物主义”者,他们自诩很尊重客观事实,并且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真理。同时,也把那些他们自认为不尊重客观事实的思想贬为“唯心主义”大加批判,不遗其力打压之。
好,我把历史上在无神论国家发生的一些闹剧罗列几个,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彻底的“唯心主义”。
斯大林时代,国家在“红色恐怖”下人人自危。列宁的遗孀克鲁普斯卡娅看不惯斯大林的所作所为,一次在剧烈争吵后,斯大林很生气地威胁她说:“如果你再这样胡闹下去,那么党将宣布,你将不是列宁的妻子!”听到这句话后,克鲁普斯卡娅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后,底气十足的斯大林重复说道:“是的,党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得出来的!”
(老陈评:连列宁妻子的身份都可以用权力随意否认,大家知道说有多“唯心”就有多“唯心”,说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19864月底,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大爆炸,核反应堆上重达一千二百吨的钢顶被掀开,八吨反射性铀和石墨冲向夜空,爆炸当量相当于二战时两百颗日本广岛的原子弹。事故发生二十年来,核辐射导致的死亡人数达九万人,受害者达九百多万。专家称,完全消除这场灾难对环境的影响至少得需要八百年,而持续的核辐射将持续十万年!
在这些令人窒息的数字背后,却是“辩证唯心主义”的演绎:事故发生后,明明在现场和周围测出超过致命量几百倍的核辐射量,并且在不断持续的升高,但这些“辩证唯心主义”专家因政治原因宁愿相信测量仪出了故障,也不愿相信高辐射是真实的。后来因高辐射导致测量表都承受不住破表时,“辩证唯心主义”专家们甚至相信高辐射凭空消失了!
更令人发指的是,核事故发生后仅六天,就是无神论政权最推崇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为了证明“社会主义制度无比优越性”,《真理报》发布一则粉饰太平的报道:危机已经过去,现在没有危险了。实际情况是,为了响应全苏联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离核事故发生地仅130公里的基辅市,成千上万不明真相的群众暴露在超正常值几千倍的辐射下,走上街头,手握气球彩旗,高喊“苏联万岁”,很多人从那一刻开始不知自己到底能活多少岁了!
(老陈评:大家如果对什么是“鸵鸟思维”不清楚的话,这个闹剧是最好的注脚,不过代价实在太大了。)
好,“老大哥”的事就先讲到这里,留点篇幅给“小弟弟”——
50年代初,青年画家董希文接过一个“神圣”的政治任务,废寝忘食终于完成了《开国大典》油画的创作,受到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的好评。
三年后,发生“高饶事件”,当事人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委员的高岗于1954年初被撤销职务,8月自杀身亡,此后又被开除出党。中国革命博物馆要求董希文修改《开国大典》,将画面上的高岗形象抹掉。这是《开国大典》油画的第一次“动手术”。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国家主席刘少奇从天堂瞬间坠入了地狱,成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派而被打倒,又被狠狠踩上无数脚。这时,为了跟上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方向标,革命博物馆把患了癌症的董希文从病床上拉出来,用董必武替代了画面上的“工贼”刘少奇。这是《开国大典》动的第二次“手术”。
文革”后期,又有些政治敏感性比狗鼻子还灵的人打起了油画的主意(考查中国的历史,这类人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一浪更比一浪高),他们想抹掉画面中的林伯渠,因为林老在延安时曾反对毛泽东和江青结婚。这时董希文已去世,他们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这种干劲如用在建设国家上多好呀),就找到了靳尚谊,靳尚谊想想再在老油画上“动手术”,会像美国摇滚大王杰克逊整容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干脆另起炉灶重新复制了一幅,这是此画的第四稿。
政治就像跷跷板,一头踩下,一头必翘起。“四人帮”倒台,刘少奇洗冤。中国革命博物馆在上级的指示下,决定将《开国大典》恢复原貌。但董希文的原作因在“文革”中已经动了两次大“手术”,元气大伤,难以恢复原貌。博物馆只好委托著名画家靳尚谊修改,当时靳尚谊忙于其他事情,便推荐了北京青年画家阎振铎、叶武林。他们在《开国大典》的复制品上重新画上了刘少奇和高岗。
(老陈评:一幅不会说话的油画经历,见证了当时很多人人生沉浮的经历。当不少“爱国人士”把流失在国外的文物高价拍卖回来献给国家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在想,假如这些文物会说话会思想的话,它们为自己当年流失在国外的经历是庆幸呢,还是遗憾呢?经过“破四旧”的折腾,看看那些标上了“国家一级保护文物”却是缺胳膊断腿的古代艺术品,我无语。历史虽然“是个任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但我相信总会有一些公正评价的)
我们经常骂一些明显违背客观真相、颠倒是非的作法,叫“指鹿为马”。想不到时隔两千多年,秦朝太监赵高的徒儿徒孙仍然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衣钵相传、生生不息!最典型的例子是,明明是井冈山“朱毛会师”,却在林彪大红大紫时,变成了“毛林会师”。
林彪摔死后,过去“伟大的”副统帅霎时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几亿群众马上跟林彪划清界线,全国各地揭露批判(这跟房地产的“按揭”异曲同工——把人按在地上一层皮一层皮揭掉)。
一个公社村书记召开社员大会,咬牙切齿地说:“中央红头文件都说清楚了,林彪这家伙是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你看,这种人连马克思的外衣也要偷去,这么坏,我们当时怎么没有看出来呢?隐藏得很深哩!”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