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的社会病了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 丨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丨 发布时间:2012-01-07

假:“山寨”横行的年代

鲁迅70多年前就说,我们中国人是最有奇想的人民,这句话今天仍然适用。“奇想”体现出我们的幽默感。我们的洗衣粉有白猫,也有日猫;酸奶有蒙牛,也有豪牛;牛肉面有康师傅,也有廉师傅、唐师傅、庚师傅、康师博和康师妹;酒有茅台,也有茅合;有五粮液,也有三粮液;洽洽瓜子,治治瓜子;脉动,脉劫,泳动,泳致;NOKLA手机,可日可乐,啃他鸡KFG……

但有些奇想不属于幽默类,而属于滑稽类。比如打酱油,俯卧撑,躲猫猫,喝开水。

无论幽默、滑稽还是其他种种,这些奇想都说明中国人三头六臂,灵活聪明,而且有强大的语言能力。我们外表平淡无奇,但胸中沟壑万千。和外国人相比,我们显得羞涩拘谨,其实不然,我们私底下是最不拘泥的,而且越来越放得开了。

高中文化的章宁泉租用司法部原办公楼,成立所谓司法部下属机构“中国天平调查员管理局”,在全国7个省设立分支机构,招收调查员,其所有工作人员均着警服,所有行动均为警车出入,4年狂骗1600万元。但“章局长”也犯了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错误:因为高调下葬情妇的视频引起网友怀疑,被揪了出来。

最近网上还出现江苏赣榆县海头镇党委大院的几张照片:办公楼高大气派,门口挖一条小河,河上建拱桥,大门两侧各立一根华表,整个布局仿佛天安门。此外,党委办公楼两侧各有一只三米多高的石狮子,大院的几个角落摆放几只大石龟。据举报,整个工程花费2000万元,而海头镇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5000多万元。举报者称,这个大手笔出自海头镇原党委书记张宜春,摆放华表、石狮和石龟,是因为他笃信风水,认为这样可以给自己带来好运。

除了山寨局长和山寨天安门,还有山寨警校(北方司法学院)、山寨派出所(主犯自称中央某领导的亲戚,被抓后仍然牛气冲天)、山寨大夫(医学院学生在大大名鼎鼎的公立医院无照行医)和山寨新闻(纸馅肉包子)。罗伯特·路威在《文明与野蛮》中写道,某些事情,因为我们做了某一群体的分子,我们便非做不可,这就是文化。这样看来,山寨的确是一种文化,它已经渗透到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早晨起床,换上世界/国内“名牌”,喝杯“纯鲜牛奶”,出门。打“的士”去车站,经过数根电线杆,上面贴着“办证,电话***”。下车,给司机一张,司机翻过来倒过去地看,找你几张,你也仔细地检查过。到单位,手机响了,是短信:你好,本公司有票据,如运输餐饮广告设计工程等,电话***,李经理。删了。翻翻报纸,本地新闻:八达岭一日游欺客,假玉镯卖680000。打开邮件:您的邮箱已被系统随机抽取为虎年欢乐送活动二等奖,您将获得7.8万元人民币和联想公司赞助的**电脑一部。全国免费联系电话4006-888-****。默默地退出。下班回家,看盗版碟,关灯睡觉。

可以山寨的何止商品、票据、证件和人民币。董芳宵年龄门只是冰山一角,假球黑哨也不限于职业联赛。新华社记者对中国青少年足球的调查显示,假冒年龄早就是公开的秘密。“收买教练,收买裁判,收买测骨龄的……不管15岁以下还是17岁以下,不管分区赛还是全国决赛,想让你得第几名你就是第几名,想让谁得冠军谁就是冠军,”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的负责人陈宏说。

比山寨竞技体育更厉害的是山寨GDP。国家统计局政策法规司司长程子林接受新华网访谈时指出,统计造假屡禁不止。有的领导干部为追求政绩,授意统计机构、统计人员或统计调查对象篡改统计资料;有的统计对象为骗取荣誉或利益编造数据,或迫于地方领导压力参与作假;有些统计人员缺乏职业道德,明知数据有水分也不核实。

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增长11.9%,成绩喜人。但是,地方GDP数据之和再次高于全国数据——“再次高于”其实是“屡次高于”:去年上半年,地方GDP之和高出全国数据约1.4万亿元;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说,2009年全年,地方GDP之和比全国数据“高得多”。

更牛的是山寨历史。电视剧《三国》,刘备说:“袁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曹操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吕布说:“我家貂蝉是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首!”

鲁迅在《论睁了眼看》中说,面对人生或社会的问题,中国人先是“不敢”看,然后是“不能”看,最后就“视而不见”了。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满足着,即一天一天地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五花八门的奇想、形形色色的山寨之所以大行其道,就托了中国人这种“怯懦”和“巧滑”的福。但我们的孩子还小,还没学会这些招术,他们怎么办?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的陈宏说:“全国青少年比赛,打架的特别多,为什么?因为太黑了,球员受不了。”

救救孩子……

乱:娱乐至上的癫狂

乱有时候是好事儿。小到个人,大到社会,都是如此。英语里有control freak的说法,这种人事事都得有条不紊,一根弦儿总绷着,有点强迫症。有的社会现在也还是整齐划一的(就像我们过去),舒服不舒服,当事人自己知道。感觉舒服的人可能有两种情况:表面整齐,私下里乱;表面整齐私下也整齐的大概是从来就没尝过“乱”的味儿。

据研究,乱是人的天性。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20世纪60年代做过一个测试。把一辆旧汽车摘掉牌照启动引擎丢在纽约校区对面的路边。在“23起破坏性接触事件”后,这辆车不到3天就变成一堆废铁。他又换了一个更高尚的大学城地区做试验。起初没动静,有人还在下雨时走过来把引擎熄了。为推动破坏进程,他带领两名学生跳上车抡起大锤猛砸。没多久,一帮大学生就参与进来。他们跳上车顶,卸下车门,打碎所有玻璃,最后把车翻了个底朝天。深夜,又有3个少年过来,用棍棒把已经不成样子的车体打得更加粉碎。这跟当时美国的社会风气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但津巴多教授得出结论: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汪达尔人(日耳曼民族,公元4-5世纪攻占罗马,后来成为肆意破坏的同义语)。

但凡事皆有度,太乱也不行,可能出危险。所以我们都教育小孩子要懂礼貌,有条理,守规矩。古往今来大概也没有几个父母教孩子:去偷,去抢,去杀人,去放火!但现在的问题是,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之后怎么办?知道不要干这些事以后可能还是不知道该怎样活着,为什么活着。这里头的问题太多,拎出一个最形象的:你愿意坐在宝马里哭,还是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当然,坐在宝马里笑最好,但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人生不如意之十八九,萝卜白菜保平安,太完美是不吉祥的。(另外,宝马只是个比喻,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里改成劳斯莱斯或宾利可能更恰当。想当年,自行车就是今天的宝马。)

江苏卫视《非诚勿扰》节目的著名相亲者之一马诺选择坐着宝马哭,并进一步补充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言外之意是,曾经提供过宝马的如果不能继续提供,那就Sorry白白。另一位女相亲者摆明了就是要找富二代,她自觉鼻子很敏感,但只针对一种味道:钱。很多人看节目都是冲着这样的女嘉宾去的。她们的发言都很犀利,有一种赤裸裸的感觉。好像在跳一场道德的脱衣舞。这完全符合节目的精神:娱乐大众。这是时代的一大进步,感谢所有为娱乐事业做出贡献的人士和机构,感谢《非诚勿扰》,感谢芙蓉姐姐,感谢兽兽女士,感谢凤姐,感谢犀利哥,感谢CCTV。

但是,最值得感谢的是我们自己。因为以上人士和机构都是我们捧红的。拿犀利哥来说,一个饱受欺凌,表情漠然的流浪汉,被我们点石成金,加入日韩元素,挖掘出混搭风,从纯美学的角度加以欣赏和把玩,一跃成为网络世界的红人,时尚舞台的新星。可惜,找到亲人、梳洗整理一番之后,犀利哥的传奇也划上了句号。不过,没有关系,娱乐市场上的商品极大地丰富着,有各种档次和品种供人选择。况且我们还在不断地造出新的,因为我们已经掌握了制造这类商品的技术诀窍:多用下半身,少用上半身——更确切地说,就是尽量用腰以下的部位,可以用用眼睛什么的,但别管脑壳里的那堆东西,尤其别用胸膛里跳动的器官。于是,万事万物就皆可娱乐了。

娱乐原本是好的,也是必要的。玩耍是人的天性,生活和社会的种种压力也能通过娱乐释放。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历史上、世界上有些政权或文化对人民的娱乐生活横加干涉,这不许,那不许,制造出种种压抑和变态。所以,我们今天的娱乐来之不易,是无数仁人志士前仆后继换来的,生活在这样一个自由娱乐的时代和国度是一种幸运。可是,对娱乐的无尽欲望却不是个好东西,因为听任这种欲望的泛滥会导致抽疯。王小波举过一个例子:几位缺德的科学家在海豚脑子里装了刺激快乐中枢的电极,又给海豚一个键,让它可以自己刺激自己。结果它废寝忘食,狂敲不止。用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的话来说,这就叫“娱乐至死”。

所以,还是那句话,凡事皆有度。再好的东西,一过了头就会变味儿。何况娱乐不等于幸福,也不等于尊严。造物主给人身上安的每个零件都是有用的,而且用进废退。

(本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

[1][2][3][4]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