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汉安息日会的“辛德勒”儿子回忆在汉经历

作者:长江网 丨 来源:长江网 丨 发布时间:2011-05-08

武汉“辛德勒”儿子回忆在汉经历(武汉晚报)武汉“辛德勒”后人来信——感谢武汉人还记着我父亲

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网站和几位留学生的帮助下,陈勇终于联系上了鲍洋人的儿子艾伦·罗伯·波音屯。

一位在外地工作的武汉人永凯先生担当了联系人及翻译者。这是永凯与艾伦·罗伯·波音屯联系后,艾伦·罗伯·波音屯回的信:

我生于上海。在1938年末或1939年初和妈妈、姐妹来武汉。当时日本人已经在汉口。我记忆已经不如从前。

我们住在武汉一个湖边的医院旁。我记得这个医院。我父亲当时是管理人。

我那时会和他一起走下湖,经过一个入口和运河到一个比较小的湖和村子去买米,给医院食用。父亲会在那里谈成送饭到难民营的交易。我和姐妹会从父亲做的筏

子上到湖里面游泳。

我记得和父亲,护士和医生去难民营看病人。病得严重的就送到医院。我母亲,姐妹和我在1941年的夏天回到美国。我父亲在12月7日后才回到美国。

请帮我谢谢那些武汉人的回忆和慷慨的邀约,我将继续为中国人民祈祷,毕竟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谢谢!

诚挚的,艾伦·罗伯·波音屯

穿越70多年、横跨半个地球,一位曾在战争年代保护过近万武汉难民的美国传教士的下落,至今仍是海内外武汉人的牵挂。在经历了近4年的寻找后,终于有了回音。

在著名影片《辛德勒的名单》中,德国企业家辛德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费尽心思保护1200名犹太人免遭法西斯杀害的故事,打动世人。昨日,东湖风景区城管

局一大队执法队员、武汉知名民间城市历史文化研究者陈勇,向记者介绍,当年,江城也曾上演类似一幕——一位人称“鲍洋人”的美国传教士,曾在抗战时期武汉沦

陷后的半年间,庇护过难民上万人,堪称武汉的“辛德勒”。

陈勇近年一直在研究东湖的历史。2006年11月,他在研究“海光农圃”时,无意中听几位老人说起,抗战时期东湖边上曾有一个很大的难民营,有个“鲍洋人”,

当时保护了很多难民。“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件事呢?”陈勇查阅《武汉地方志》,果然没有关于“鲍洋人”保护难民的任何记载,仅在一位教会人士编的回忆录中

有这么一小段:“当时举办难民救济的机关团体中,安息日会收容所,位于东湖疗养院,收容人数将近万名,为当时武昌收容难民最多。”

“鲍洋人”真有其人吗?他的下落如何?陈勇费尽艰辛,找到6位当年被救的幸存老人,和1位在上海见过“鲍洋人”的老人,慢慢还原出这位武汉“辛德勒”当年

的善举。

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后,日军疯狂烧杀抢掠,不少难民跑到地处郊区的东湖卫生疗养院躲避,最多时达到上万人。该疗养院是基督教安息日会所主办,楼顶

竖了一面很大的美国国旗,日军不敢轰炸。疗养院每天施粥两次。

陈勇告诉记者,当时疗养院的负责人被难民们称为“鲍洋人”,每次有事,大家就喊“鲍洋人”来,“鲍洋人”一来日本人就不敢靠近。直到1939年,难民营才解

散。但他们谁也说不清“鲍洋人”的来历和去向。

陈勇在网上发动热心网友,四处寻访。终于,从香港华安联合会传来了令他激动万分的消息:该联合会的工作人员经过查询与核实,确定陈勇要找的“鲍洋人”是

美国人,真名叫Boynton(音:波音屯),抗战时期曾在武汉东湖疗养院做经理。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Boynton和疗养院的其他美国人被关进了日军在上海的集

中营。1945年,日本投降后,Boynton去了上海的一所教会医院。解放初期,Boynton回到美国。

一段感人的历史,竟被尘封几十年,一直没有见诸正式的文献记载,只在民间流传。陈勇的这一发现,武汉方志专家董玉梅给予高度评价,称之“填补了武汉地方

史志的空白”,被收录在2008年出版的武汉地方志《百姓看武汉》丛书中。

证实了这段史实,事情还未结束。尽管时间和地域相隔遥远,陈勇和他寻访中遇到的所有幸存者都有一个心愿——找到这位武汉“辛德勒”的下落,向他或者是他

的家人表达武汉人民对他当年义举的由衷感谢。

“他的义举闪烁着人性的光辉。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将继续找下去!”

昨日,陈勇告诉记者一个好消息,就在今年春节期间,几位在美国的留学生给他发来邮件,寻找有了结果:Boynton已经离世,但他的儿子还在。